【北平双美】一个微小的脆甜焦黄曲奇

  孙朝忠开了家玩具公司。

  不是成REN玩具,是儿童玩具,生产各种毛绒动物、手偶、动物睡衣、动物笔袋等等。孙朝忠的工厂,玩具设计,取材于动物园又高于动物;足够卡通,抽象艺术。当然,穿上动物睡衣,就变成了行为艺术。

  孙朝忠重视倾听消费者的心声。他经常拿着自己的产品,到大街上随机寻访:“我可不可爱。”他不会问身高膀圆的大汉。他专门逮小妹妹、小淑女提问。

  方孟韦对此嗤之以鼻。

  方孟韦说:“你那么可爱,怎么不把自己做成玩偶。”

  孙朝忠说:“我是造物主。我的玩偶依我为原型,分有了我的可爱。”

  方孟韦说:“我也想从你身上分一点儿。”

  隔日,方孟韦替孙朝忠去路访。

  方孟韦讲究科学方法论。他首先深刻地研究消费者群体,按照年龄组性别组划分。然后,去大街上抽样。方孟韦不仅勾搭女宝宝,也勾搭男宝宝。当然宝宝们都是被家长陪着,抱着,或者放在婴儿车里。

  方孟韦右手套着一只熊。小男孩冷漠地把脸撇进母亲怀里。孩子母亲说:“宝宝看,多棒的熊熊,对不对。”

  所以,两个祸害蛇鼠一窝,孙朝忠色诱的是小孩。方孟韦色诱的是小孩他妈。

 

  一般情况下,方孟韦不允许孙朝忠带别的动物回家,哪怕是假的。

  他听说一些艺术家,比如画家或者人偶师,常常爱上自己的作品。最可怕的是岛国宅男,和ACG里的妹子结婚。

  又一次他出差,深夜回来推开卧室,就看到孙朝忠光身子光屁股,大字型俯趴着。孙朝忠中轴线的左侧,压着一只等身的毛绒狮子。方孟韦走进一看,好家伙,他那根NIE障正搁在狮子玩偶两腿之间。孙朝忠睡得非常天真。方孟韦用真材实料,帮孙朝忠纯洁了一把。方孟韦觉得,只有进港才算到家。

  “不许带别人上我的床。

  “你们工厂的任何动物,不许设计和制作鼻孔以下的部分。”

 

  听上去非常蛮不讲理。

  好在孙朝忠善于变通。现在VR技术如此成熟,他完全可以运用在玩具领域。孙朝忠让公司研发出一款动物头盔,仿生材料制作,完全仿造动物的脑袋,不过只有脑壳,没有脑肉。头盔只到鼻子下方,头盔内设有传感器。玩家带上此款头盔,能够进入全息“动物世界”。

  测试阶段,孙朝忠亲自带上狐狸头盔。员工问老板,要进入赵忠祥mod还是屠宰场mod或者奥威尔动物农庄mod。孙朝忠问,哪种mod狮子最多。员工答,当然是狮子王mod啦。

  就它了。

  孙朝忠进入场景。他是一只油光水滑的大尾巴狐狸。他正顾影自怜、舔爪子摸脸,就听见场景提示音说:通关条件是帮助辛巴夺得狮山霸主。

  先把辛巴找到。

  达成。

  成为辛巴的智囊和伙伴,勇斗鬣狗。

  达成。

  跟辛巴一起征服狮群,树立威望。

  达成。

  给辛巴牵线搭桥,让他娶一房美貌娇狮,生一窝小兔崽子,继承王位。

  ……

  谁编的mod,罚奖金。不不不,剧本谁写的,炒鱿鱼。场景里的孙狐狸,正把辛巴拐到石头山边的小溪里,和他洗鸳鸳浴。狮子跳进水里浪花很大。狐狸正仰泳,肚皮上溅满水。狐狸招招爪子:“你把我最柔软的毛弄湿了,快帮我舔干。”

  狮子抖抖鬃毛,扑过去,舔干做什么,反正还会湿。狐狸香居然是依照玩家本人体味而生成。至于狮子搞事情,一日一百次,也完全符合动物本性。

  孙朝忠玩的时间有点长。长得他老公打了好几个电话催。长得他员工自己也带了个头盔。大半夜,孙朝忠满面桃花地摘下狐狸头:“很好,仿真体验。真情实景。我就提个建议,把狐狸的形象做大一点,多大?跟狮子一样雄壮,别跟狮子一样五大三粗就行。

  “你说‘那就不真实了’。不要紧,这两款动物不公开贩售。你给我个程序,让我能修改数值。”

 

  方孟韦看到孙朝忠的厂子又出新玩具。鼠牛虎兔猴鸡狗猪不一而足。据说是将虚拟现实技术发挥到极致的新型体感游戏。方孟韦浏览产品列表,没有他感兴趣的动物视角。

  扫兴。

  又过了小半个月,孙朝忠这款“动物世界”掀起一波热潮。好评汹涌。方孟韦有点耐不住好奇,想看看到底怎么个玩法。刚巧这天,孙朝忠下班回家,带回来一个方形盒子,里面装着什么玩意儿。他跟方孟韦说:“还在内测,你别乱动。”

  孙朝忠撂下话,就去洗澡。

  方孟韦不好奇才怪。

  孙朝忠欲扬先抑,为的就是给他头上吊胡萝卜。

  方孟韦打开一看,仿生材料的头盔,内置传感器,狮子头模型。

  戴上试试。

  方孟韦坠进一个草原,四足行走。草没身高,猴面包树和金合欢稀稀拉拉,远处一座石头山,耸耸鼻子,能闻到水味儿。先于风声和草木摇摆,狮子耳朵动了动,他感受到威胁。狮子龇着牙,凶着一张脸。

  从草里走来一只骚香骚香的紫貂皮大狗。

  这生物长得非常违反自然规律。

  更加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出现了,

  紫貂皮大狗向狮子扑过来,飞速窜到他身后,去闻他的丹丹。

 

  狮子脑袋里,许多念头纷至沓来。

  鼻子告诉他,这大约是一只狐狸变种。

  性激素告诉他,这家伙简直违反创世纪和物种起源、破天荒的好看。

  运动神经告诉他,这只该死的狐狸想弄死他。

  狐狸想吃了狮子。

 

  这是一场草原征服游戏。非常血腥。兀鹫在天上徘徊。羚羊闻风丧胆。当大狐狸跨在狮子身上,一边舔舐狮子身上的伤口,一边要了命地撞击他的时候,方孟韦想扔了头盔,向天大骂什么鬼。

  可是很爽。

  方孟韦忍了一场跨物种的运动。他很想拔一根海森堡的胡子,告诉他“你那个世界是假的”。狐狸把狮子放倒,在枯草里,舔他的脸。游戏胜利的提示音响起。

  游戏结束。

  方孟韦摔了头盔。孙朝忠正坐在沙发上,盘着腿,他家伙手里正捧着狮子的噩梦——那双尖耳朵、媚眼睛。孙朝忠大约是从浴室里直奔出来,配合方孟韦游戏的,他头发没擦干,混着汗珠子。

  两个人都出了很多汗。不只是汗。方孟韦把孙朝忠咬到床上。

  “你当然可以随便创造一个不遵循自然规律的世界。不过在这里你得服从我的规律。”

  “你什么规律。”

  “生理规律。”

  -fin- 


  一个微小的希望:希望爱正剧胜过爱我

20 Apr 2017
 
评论(10)
 
热度(39)
© 五里雾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