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锅配什么盖——双美恋爱问题初探

*其实是沿着瓦砾残阳的设定想的。


  脑一下正剧向的孙方坠爱河。1941年三青团。两人都非天生弯。孙比方大几岁。

  孙是陈祖燕外甥,经受过系统性党政训练,被往三民主义接班人方向培养。在三青团内,很有可能是康泽和cc争权夺利中,cc的眼睛。因为出挑,被建丰隐秘相中,而本人不知。

  方是归国二代,脑内有美帝余毒,皮囊是传统宗法。看透政治一团腊鸡不想沾,明白他爹的勾当嘴上不说。有救亡救国念头,奈何其他路都被堵死,被迫进青干班。

  简单说,孙是清醒的正统者。泡在党内若干年了,晓得高层,对党国疾病有些认识。想要破立,但是他个人力量太小。

  方是叛逆的服从者。对老子服从,对政治顺从,表面标兵内里反抗。即使知道大家都在骗,迫于现实,不得不虚以委蛇。


  如果说,小方从里到外都是“乖巧可人随大溜”的娃。孙和他未必有火花。建丰同志顶多会批小方一个“中材”,然后拴住小方,让有财权的老方别给少壮派使绊。孙看小方,也不过“与他人无二”——毕竟41年前后,报国青年多了去,会钻营的也不少。孙不会对一个泯然众人的方二多少青眼,更不会跨越性别藩篱跟他干柴烈火。

  孙和方彼此看上,该有一些精神高于肉欲的东西。

  因为长期政工训练,孙是敏感且识人。他捕捉到小方私下压抑着对“口号、主义、家长一言堂”的蔑视(反父权反威权),觉得他与其余人偶不同,作风也不像传统党国二代。对方二萌生好奇。好奇就想靠近。

  另一边小方,在受够了权威独断(家国作风)和逢迎谄媚(他爹有钱)之后,有一个人清新脱俗。这人看出他逆反,却不施以威压或者谄媚纵容。再者,孙的个人素养和立身持正,在一群鸡里面是拔尖的。

  就这样而已吗。

  有观看了北平剧集的观众朋友“指出”:小孙对小方有个家十分羡慕,又羡慕他的单纯善良。观众朋友是从小孙对小方的眼神里读出来的。

  不敢苟同。两个人是互相羡慕,互相欣赏,互相补充。


  先说方二看小孙:小孙在官僚/军政圈里泡的比小方久,可贵这个人没有栽倒。党国的政治,是能人事多,上层人多事。放眼中下层官僚、公务员、士兵们,精神不举或者没个人样,一抓一把。因为权力、利益的高度集中,中下官僚、青年公务员丧失理想,得过且过,腐化堕落司空见惯。

  在方二看来,所有人都是瘫子,小孙立着,这就很动人。小孙不但立着,而且从容应付党内、团内关系;在党国政治的浑水里还坚持利国秉公,不私不贪。也即是,小孙既坚持他本身,又和“大环境”相处较好,把“外界”化成水,他在里面游得从容。

  这是叫方二羡慕的。

  从方二的父子关系,团党政关系来判断,他处理得不算圆融:他是他,别人是别人。也亏他拼爹,不需要特别学做人。长辈权威可以要求他、迫他服从;但他背过身,不知道在琢磨什么。也许是揣着一把刀。反观孙,保持自我又会做人,不卑不亢凭本事,叫小方欣赏——小方是绝不可能“潜伏”的,他忍不住,装不像。让小方对徐铁英低三下四根本不可能。其实从孙美人的出身和历练,侍奉徐铁英何尝不是屈就,但他能做到。


  再说小孙眼里的小方:小方家庭条件不错,却不是脑子喂狗的二代。央行家的人,或者说夫人那边的甥辈,多得是呼风唤雨、吆天喝地。谁认真想,没这个党没这个国,他们的个人积累能走多远。

  小方不是仗势欺人的二代。他有一些不受愚弄的独立意识。他对把持国计民生命脉的群体眼光很毒;对他所处的这个阶层(金融资产者/官僚阶层)认识相对清楚。这不仅与他长在美国有关,很大程度,还与他被抛弃和从上海流亡至重庆的经历有关。这在小孙看来,难能可贵。

  小方未必看得清这个国家的前途。但他绝对是不服帖,反叛的。不敢说他对党国有多少理想化的期许,顶多按部就班、压抑不满投身其中。小方的确比小孙敢爱憎,甚至私下也敢说话,这一点会让小孙喜欢。小方也是非常有生机的人,相对小孙为了从容游弋在政治浑水里,舍弃了很多“个性”,小方是他很好的弥补。


  小方比小孙现实在于,判断KMT已无可救药,就不会去救。他扶不起这个党,就让其他有能耐的人来做。但不代表小方不想让国家好——只是他比旁人更清楚困在棋局里,除了明哲保身无能为力。

  小方羡慕小孙为理想而坚持——力挽狂澜自我隐忍,在浑水中,但是从来不被消磨。小方爱小孙,是连同孙朝忠的理想一起爱的。或者,小孙的理想,本来就是他追求的一部分。

  至于小孙,他处境艰难,眼睁睁看着党国石柱不断剥落,自己只有义无反顾的牺牲。他也会喜欢小方忍不了就爆发,党国威权都是狗屁,反正KMT已经烂到家了,大不了爷尥蹶子——想想而已。

  他俩合在一起,就齐活了。一把戟配一把盾,榫对上了卯。

  两人相爱是从“与众不同想靠近”到“友情升华成爱情”,能克服万难走下去,简单说是互补。对方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。小方救国不得其门,小孙为党国无法叛逆。小方冷眼看大义,小孙无法徇私情。小孙是小方的超我,小方是小孙的本我。


  关于孙方的情感走向,偏离主题说两句,他俩离了谁都活不下去。

  能够保护自我牺牲的孙朝忠的,只有方孟韦。在此路不通,被党部党通局、预干局救国会联手舍弃之后,还能让孙朝忠眷恋人世的也是方孟韦。方孟韦就是孙朝忠的锁命符和烟火气,活该是他的爱和障。一门心思只有理想的孙朝忠殉死无疑。

  倘若方孟韦没有遇上孙朝忠,他会怎么样。像他爹一样保身保财,假道德真小人?像他哥一样大义凛然一往无前?像徐铁英一样财迷官迷,挡路的送西天?他不会蝇营狗苟削脑门往上爬。看透了一切,妥协服从的方孟韦,只能为别人(他爹)活。没有真心爱的、了解他的人,方孟韦生无所寄。


  另外一个问题,建丰同志什么时候看上孙朝忠的。我觉得就是他在三青团的时候,四十年代初。蒋建丰对方孟韦的留意(提防)也是那时候。蒋建丰一枚闲棋,想用小孙来看住小方和方爹的动向。当然,后来事情的发展未必按他算盘。

  至于孙朝忠,向建丰宣誓效忠的时间,要比建丰看上他晚一些。他的学习生涯、政治生涯很可能是被姑父陈祖燕安排的,但是他选建丰,是自愿,乐意奉上身心。建丰是党内,肉眼可见的,唯一可能行得通的路。


  最后一个问题,小方单纯?对不起,绝对不可能。

  在方孟韦十六岁的时候,就显示出对方步亭的价值,方步亭把小儿子塞到军政系统,来给自己保命。被当爹的这样看,说明方二已经表现出潜力股的“素质”。如果方二是一只傻白甜,莫不如叫他去读书好了,读书读到翁文灏,也不过是个老好人;毕业无业,派不上用的低级职员多得是。

  方爹没让小儿子读书。读书耗时长,开销大,产出低。不是好投资。方爹清楚党国里财能通神,但光有财立不稳,被总裁一要挟,褪层皮还好,钱财清零啥也没了。方爹琢磨出来,党国的分量是军>政>党。当然要让小儿子掌握实权。

  方爹是看透他小儿子肚子里有货,所以“悉心培养”他。方爹给方二一个“我很重视你”、“我好爱你哟”的错觉。给方二一个“温馨和美”、“你比你后妈有分量”的家。方步亭是要抓住这个堪用的、聪明的、小儿子的心,老老实实听他的话。

  方孟韦知道。自己若是真傻,善良又天真,他爹说不准会让他读书,然后找门职业养着。可他不是。方孟韦各方面素质不错,脑筋转,反而不允许读书。再者,他虽然跟爹貌合神离,但跟大哥关系很好。他大哥已经出头,有义薄云天靠左走的倾向。方二就算为了看住方大,也得进入军届政届。

  方二在团部军警两边混了那么久。还天真得起来吗。


  日常黑方步亭。家传腹黑方小二。

  综上:细想小孙和小方都有一点傲慢。可能是看破了,所以不屑。或者是有所坚持,所以不俗。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×趁着自己还有点爱双美的时候推上一推。谁知道哪天变死鱼,连琢磨都懒得琢磨了       =。=


05 Feb 2017
 
评论(7)
 
热度(36)
© 五里雾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