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镜子洗洗澡——《瓦砾残阳》问题总结

  写完一篇文是该好好反省的。本来“后记”这种东西,尴尬也愧怍,更不足道。最近挑着翻了翻《瓦砾》,惊觉这篇文写了半年,费了点功夫。总结一下缺点,或能改进。

  刚开始,总觉得随便写写,差不多就行。后来实在有太多东西可以写,觉得应该好好写完。写到中后部大约35-40章的时候,整个文章情绪已经堆积得非常多。真到收尾部分的42章以后,反倒没什么太大的情绪。结尾,就像瀑布落到潭里,突然就……一马平川。


目录

一、人物

1、文章中主要出场人物

2、《瓦砾残阳》到底是谁的故事,到底讲了什么

3、与剧情而言,两个主角——方孟韦和孙朝忠到底起了什么作用

4、文章中的其他配角

5、私心献给谢木兰

二、情感

1、相爱

(1)重庆三青团时期

(2)三青团后劳燕分飞时期

2、重逢

(1)方孟韦的从“气不过”转而“全为了他”

(2)孙朝忠从以为自己“没那么爱”,到“满心都是他”

3、担惊受怕的携手

4、情感落定与再次分别

5、孙衡钧与孙朝忠

三、剧情




=======检讨基于《瓦砾残阳》 想看剧透也拦不住=======

一、人物

1、文章中主要出场人物

横轴是人物,纵轴是人物(含不同称呼)出现的次数。三百以下未列。



 2、《瓦砾残阳》到底是谁的故事,到底讲了什么

  看统计,无疑是方孟韦和孙朝忠。两人占了最大的篇幅。但是写作过程中,明显感觉徐铁英和方步亭抢镜。再来就是铁血F4都有一些分量,CCP方面只有崔中石笔墨多。

  写的过程中,包括现在我都在想:故事到底讲了些什么。《北平》原作主题十分不突出,在此就不赘述了。自己写的时候,想尽可能突出主题,至少要集中精力把一个剧情问题讲清楚。

  这篇文章下来,至少蜻蜓点水写到以下几点:

(1)方孟韦和孙朝忠的关系问题。

(2)国民党党内矛盾:以徐铁英为代表的老一派与太子党的争夺;陈继承和傅作义的矛盾。

(3)腐败问题与经济问题:马汉山、徐铁英与方步亭的敛财和争端;反腐亡党,不反亡国;金圆券与垂死挣扎;进行币制改革的经济背景和深层根由。

(4)国民党与共产党的矛盾:这个对立冲突比原著淡化很多。

(5)历史时刻不同人物的抉断和立场:这个没有用力写。线很淡。


3、与剧情而言,两个主角——方孟韦和孙朝忠到底起了什么作用

  *这是非常让我绝望的问题,也是这篇文章写的过程中最难的地方。这两个主角不是金手指强力主角,也不是逆转乾坤狂霸跩系列的。剧情方面,方孟韦和孙朝忠几乎没有起到推动剧情的作用。感情方面,他们只是乱世人物分合与选择的一个折射。

  不管方孟韦和孙朝忠官至何处,他们其实都身不由己。天压着他们,他们做什么,哪怕想要爱国救国,都跳不出党派情这个三界城。他们是相当被动的主角。


(1)方孟韦到底做了些什么 

a 保护北平分行,保护孙朝忠。

  在北平分行和大哥遇到难关(被怀疑是共产党的时候),舍弃崔中石。在孙朝忠身份可能暴露时,掩护他。在孙朝忠一力承担北平币改的时候,助他维持秩序(杀人)。

b “我是谁”与“我为什么要这样做”。

  方孟韦对KMT或者CCP都不负有所谓的信仰。愿景是好的,蓝图是好的,他或许有,在他小的时候做过国泰民安的梦。但后来他看透了,也更真实地“求生”和“求存”。

c 一双眼睛。


(2)孙朝忠到底做了什么

a 在不同时期选择(或者被迫选择)救国的道路。

  加入中央政治学校,进入三青团青干班/中央团部,青年军,预干局和救国会。基本是他能想到的,为这个国家出点力的选择。不知道他是否被姑父或者建丰强迫选择,我想他乐意投身其中。

b 身负太子党、党部、老一派三个包袱,指示的执行者。

  孙朝忠也是一个矛盾冲突点,徐铁英要跟太子斗,北平分行斗,绕不过他。当然,通过孙朝忠,也可以看到(两个)南京方面的动向。

c 一人多角,人格的分裂与整合。

  孙朝忠和孙衡钧这两个名字并用。方孟韦清楚区别。

  孙朝忠在KMT内走了好几条路,也跨了好几派。这一路上他分饰很多角色,路不通,他是否有自我怀疑或者怀疑他的上峰?他是如何克服怀疑,爬出心灰意冷,想清楚“我是谁”、“我做了些什么”——好吧,因为爱情。


⇒这两个角色的刻画,实在有太多未尽之意。

⇒这两个人的存在,本身就是个悲剧。主观的想救国想爱国,与客观的身不由己——哪怕北平和平,中国向荣,他们却是走了死胡同的。简而言之就是愿望与现实的冲突。这个旋律在文章构思时就定下了,写完依然如此。

4、文章中的其他配角

(1)徐铁英

  文中所有派别,相互之间都有矛盾,简直可以排列组合。至于徐铁英,他是戏份最重的配角,却是最少变化的。仨关键词自始至终——贪,伪,斗。然后就是性格的表里不一。

  作为一个鲜明的对立面,承担了大部分剧情,戏剧冲突都是他引出来的。写的过程中只要咬准他说一套想一套就好了,不用担心他会“变异”。


(2)方步亭(这一条争议或许很大)

  伪君子进化之路。

  徐铁英,方步亭,方孟韦有同样的“伪”属性。但是“伪”的配料表非常不同,需要用放大镜看。

  徐铁英的伪,无疑是美化自己的贪婪,装作爱党爱国。方步亭的伪,不止满口道德内里黑心棉,不止为自己聚财合理化,也不止跟贪污走账撇清关系。他实际还用各种方式来掩饰他对CCP的反对。

  *北平无战事原作中,最明显是方步亭在猜得大儿子可能是CCP时,那种无掩饰的震惊、反对和要孟敖和CCP划清关系,对照他对崔中石的“假·人道主义”以及他说老家地买完了,大不了回去种田的“假·无产阶级”。这样的方步亭,看得透KMT那一套,也一定看透CCP那一套,刻意给他洗澡,让他转变,实在太蹩脚。

  所以,方步亭的伪,到底该怎么写?

  他是一个自我至上,保全主义者。他和方孟韦有一个共同点,在“北平分行”(家)这个浮木上,他们很看重这份立身之地。为此他们互相依存,可以说谎,或者做一些不见光的事情。

  他当然反对太子的打虎和反腐行动。那是在他头上动刀(据此贴推测方步亭有大规模敛财行为)。他希望太子的动作会歇菜。不过他不能明说。

  他更清楚中国经济无药可救。他可以肆无忌惮/高风亮节地批评官方经济政策,并坚称自己有拯救经济的好办法——周道健全。他大可以这种方式衬托自己明智和伟大,官方不照办,因为官方没条件办。

  所以,下笔的时候,方步亭的“伪”不能像徐铁英那样外显。

  方步亭明面是“正”,内里也是“正”。《瓦砾》里方步亭写得不好。或者说,他的这份“伪”,在《瓦砾》里还是太深太不可见(并不像岳不群一个反转)。《瓦砾》里,方步亭有几点,稍微提一下:

a 光天化日骂方步亭的马汉山被杀了。

b 方步亭两次谈经济(30章跟梁经纶,42章跟何其沧)都借力打理拐到别的问题:梁经纶的身份,谢木兰的死。

c 币制改革后方家父子关系和尾声刘云来方家,方步亭怼了一句。

d 方步亭对徐铁英、孙朝忠的态度。

……还是太微弱了。跪地反省没有写好。


(3)刨开孙朝忠的铁血F3

a 曾可达

  《瓦砾》里简化了曾和CCP的纠葛,以及他近乎心魔式的对CCP的死磕。其实,这个人物就一点,忠于建丰,热爱建丰。他是像樊於期一样,把脑袋给荆轲,让荆轲获得秦王信任,借机刺杀的“英雄”。

  其次,他是一个干净的人臣。他是真的不贪。对权贵和富豪看不上眼,对不一心一意热爱建丰的人又很讨厌。所以他就没朋友了。


b 梁经纶

  《瓦砾》里,这个人物刻画得早泄了,没有立起来,在性格完整性,包括下场方面都没写好。

  性格完整性:梁经纶至少经过两次转变。第一次是学习经济来到建丰麾下,经由建丰实现自己报国志向。第二次是木兰死后,乃至金圆券破产,他的失望。

  他的选择与信仰:他对KMT是有挣扎的,但也说不上是亲CCP。原作里面,他有时是一只天真的知识分子,可以暴起用嘴杀人。有的时候又像是老于世故的投机政客。感觉十分紊乱。我有时觉得,梁经纶是略偏建丰的“御用知识分子”——一面把他自己的城市经济学当做“道”,恰巧建丰能让他的“道”通行,一拍即合。

  但是也不好说。

  《瓦砾》里这个人物,有些为剧情服务了。他身上对谢木兰的感情明晰化,始于利用,终于缺失,至少让这个人有点人气儿。他的信仰,我很苦手,写不好。他对经济的看法,整体和方步亭、何其沧贯穿,揭示国府经济为何会破产。不过可能是我的误解,我认为他的经济观点比何其沧更急进,更功利。


c 王蒲忱

  可爱的王站长是F4里最好写的一只。抱歉把他写成了朝阳区大妈。但是真的很可爱啊,比起那些一天到晚不是信仰就是道理的人来说,王站长观察双美谈恋爱,揭发孙朝忠站错队,耍点小心思什么的,真是个好调剂……

  《瓦砾》里面,可能他身上保密局的气息重了点,对建丰没那么死心塌地。


 5、私心献给谢木兰

  这是我在《瓦砾》里最喜欢,也最满意的一个人物,或者说完全属于我个人的。专门用一小节来聊她。(我就不重复原作的木兰是什么样,以下说的都是《瓦砾》里的她。)

  在一个故事中,角色和角色是互动的,角色同时受事件和时间影响。这跟人这种动物一样,会随年岁,阅历而变。想让故事里的角色活起来,就得让他变起来。

  在谢木兰身上,比较完整体现了“性格转变”与“揭开盖子”。


(1)性格转变

  这与成长和阅历增长相关。在1945年前,她对KMT没有明显恶感(见拾遗2),到了北平,遇上内战又上大学,她开始讨厌KMT,追求进步。(这里原计划有番外拾遗3,写1946沈崇事件,我的债)

  小的时候,她喜欢小哥。且不管表兄妹合不合理,一个屋檐下漂亮男孩子和女孩子总是有一些自然而然的发生。这大约是因为方孟韦对她真心实意的好,而她爹凶她,大爸宠她却不贴心。

  在重庆,方孟韦和孙衡钧已经建立感情 ,她会本能地对孙衡钧反感。也许她并不知道确切原因,或许起于小哥不把全部注意力放她身上的失落。

  后来,方孟韦进了中统,她开始进步。兄妹俩自然而然分道,她也不再喜欢她小哥——转而喜欢梁经纶。

  性格,情感的变化也是她选择(追求)的变化。

  1948年夏天,她对方孟韦的不喜欢可能达到极值,伴随着她对KMT的憎恶。她对梁经纶的依恋与日俱增。1948年夏天的事,在下文继续谈。


(2)故事中,谢木兰牵扯的几件事

  梁经纶利用了她三次:22章鼓噪学潮,30章利用和她的感情想要挟北平分行,37章要挟不成绑架谢木兰做筹码让方孟敖运钞票、方家人配合改革。以上,谢木兰当然是蒙在鼓里。梁经纶也未必真心爱她。

  谢木兰寻过一次短见:家人强迫她和梁经纶分开。当她寻短见未遂,脑子突然开窍,学说谎了。(她以前,包括原著,都从未说谎——她是北平这部作品里唯一表里如一的主要角色。)当然,说谎,是她性格的一大转变。

  家人要求她和方孟韦以蜜月为名去美国:木兰和小方都假装答应。前者伺机逃脱牢笼。后者企图送木兰去美国再游回来。

  离家出走两次,最后一次再也没回来:她跑到花儿巷,以为是私奔,其实是被绑架。当她听说八一二事件,立刻去民调会找梁经纶,是在建丰同志的安排下,也是照应她对心上人总会追去。

  她的死亡:一个选择上吊来抗议的女孩子,性格的激烈会促使她直面保密局的刑场。


(3)揭开盖子

  谢木兰是一个可怜的孩子。她周围都是人精。她永远是被骗的,不是因为她智力不足,而是她眼里里只有黑和白——她死前终于明白世界上并不只有好人坏人——这是揭开盖子的过程。

  1941-1945重庆时期,她就讨厌孙衡钧,基于“小哥被人夺去”的本能讨厌,以及“他死了你还想着他有什么用”的嫌弃。1948年北平,她也认出孙衡钧来了。这时候小哥为保护她而告诉她,这人是“反动的”,强化了她对孙衡钧的厌恶。

  22章孙朝忠抓捕学生,34章孙朝忠射击方孟韦,谢木兰看到的是他的“恶”。

  33章谢木兰无意中获得孙朝忠写给方孟韦的告白,因为她对孙朝忠的厌恶/误解已经很深了,只会认为孙朝忠说好听的是为骗人——骗了方孟韦一次两次无数次,并且伤害他——谢木兰虽然不喜欢方孟韦的政治派别,但是作为家人和曾经憧憬过的人,还是有底线的情感。

  因为谢木兰对孙朝忠的误会,导致孙朝忠去花儿巷救她未果,反而撞破孙梁密会和梁经纶的身份问题。

  谢木兰对梁经纶的感情,是民国女学生常见的感情。梁经纶一句话,让恋爱中的小姑娘视为圣经。22章,梁经纶利用木兰为学潮造势,说了“出身和阵营并不是决定一个人的全部因素”,被木兰记住了,这也成为她死前认识转变的一个迹象。

  她对梁经纶是坚信不疑的,22章梁经纶被孙朝忠逮捕,到后来38章,她本能想保护梁经纶远离前来密商(救她)的孙朝忠。

  40章,一切都摆在她面前。她终于知道小哥和孙朝忠是在做一些看不懂的、灰色的事情,孙朝忠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——他俩的默契,她窥不破。她也终于看到了梁经纶的党员证。

  她死前,相信梁经纶是国民党吗?知道梁经纶屡次利用她,甚至害她死亡了吗?她还讨厌小哥和孙朝忠吗?

  ——都不重要。她其实从来没怯懦。


(4)谢木兰的作用

  她性格和认识的转变,起到旋律的作用——关于凡人。鲁迅那句话,摘自野草。孙朝忠和方孟韦,俩人,他们的爱和追求,都是野草,生生不息,永世不绝。

  她的存在,让孙朝忠和梁经纶这两个角色都生动了。全文孙朝忠唯一一次明显的流泪是为木兰,他除了“忠于国”、“爱孟韦”之外,也有另一种类似亲情的人类感情。梁经纶也一样,他对何其沧的态度,可见他视旁人都有一种“用途”,他对木兰也是“利用”。但木兰,这样一个纯粹的女孩因他而死,他身上人性的部分也更加觉醒。

  到底什么是是非。历史可以一棍子打死,但是人不行。

  这个小姑娘也让男人戏有了调剂呀XD

  说了很多木兰,我真是喜欢她,不仅她立起来了,做什么都有迹可循,而且她真的很可爱。不过总觉得可以改得更好,前后文对应方面,尤其前面十章还可以修。



二、情感

  我是写情感笨拙病患者。尝试回答以下三个问题:双美是相爱吗?是的。怎么相爱的?一见钟情。如何相爱的?携手同行。——这也太草率了!

  感谢这是一篇同人,两个人物在观众朋友心中都有定势——他们就该相爱。所以他们在一起也没有费很大力气。无论情感还是剧情,我笔力未及的部分,观众朋友都自动完型了。

1、相爱

(1)重庆三青团时期

  对方孟韦性格转变,描写还是够的。他十几岁前,是个天真,略激进叛逆的小孩。进入青干班后,他开始装木偶,实际上内心无数只草泥马。他不得不学着别人那样喊口号“统一思想”,他未必认同——他的思想一直都是他自己的。再加上青干班里其他人都对他另眼相待,日子很乏味。孙衡钧与众不同——接纳他的异端,又一视同仁,还跟他打架,又那么厉害,就看对眼了。

  孙衡钧写得不够。其实到36章,我才下定决心让建丰从重庆开始就看重他。所以当时,孙衡钧看上方孟韦到底是为什么?难道真是因为他是方步亭的儿子?或者长得俊,性格不公约?或者因为陈祖燕让他留心这个小孩?

  孙衡钧对方孟韦到底有没有利用。他通过方孟韦了解国府金融界大员对国计民生的把持?或者通过方孟韦掌握方步亭和夫人派的动向?或者只单纯是建丰的一步闲棋冷子——为了日后能用上?

  只能提出问题,无力解决问题。


(2)三青团后劳燕分飞时期

  两个人也许意识到这份离经叛道的感情可能的阻力,各奔东西就此冷却。也有可能,孙衡钧意识到CC和太子企图通过他来掌握方家,刻意拉开距离。

  孙衡钧为什么不写信,不告知他自己的去向?孙衡钧一定知道太子党与方家是不对盘的,他若站在建丰那边或者明确说他欣赏建丰同志,方孟韦个人会包容他,可方孟韦出于自家(老方大方)的立场能无保留支持他吗。

  孙衡钧若告诉方孟韦,自己跟建丰走,就是给方孟韦出难题——一不小心可能就拜拜了。他不忍心亲手画上句号吧。不如,等天下太平了,再回去和他重新恩爱(?)如果旧人爱不了了,孙衡钧就此献身事业,也没什么好后悔的。

  再或者,建丰同志要求他不要给重庆去信——邮路被截断。


2、重逢

崔中石事件发生之前

(1)方孟韦的从“气不过”转而“全为了他” 

  前十几章,方孟韦一直在跟孙朝忠闹别扭。拉开距离,置气,观察他。他想试探孙朝忠,一方面试探感情:如果对方放手了,他就高高在上到底。如果对方把红线续起来,他也软化。另一方面试探立场:是不是不可逆转的敌我矛盾。

  我这个转变没有写好:为什么方孟韦进了牢里(把孙朝忠逼出了真话,又接了吻),就开始体谅孙朝忠,全心全意为他——甚至在崔中石事件中,肯用北平分行来掩护孙朝忠的身份。

  也许,方孟韦只想从孙朝忠嘴里听一个本音(事业线和爱情线方面诚实的交代),然后就和他继续穿一条裤子。

  再或者,在应激条件下,方孟韦发现自己还是爱的?(x


(2)孙朝忠从以为自己“没那么爱”,到“满心都是他”

  真肉麻。

  反正孙朝忠救国,就当下聘一样——讨方孟韦喜欢。

  挠头。想不出来了。


3、担惊受怕的携手

崔中石事件后到币改前

(1)审讯与孙朝忠的杀人嫌疑

(2)可能的婚姻和离别

(3)一颗枪子儿,与再次帮忙掩盖孙朝忠身份

(4)档案被暴露,方孟韦咬死不承认利用

(5)方孟韦就木兰被绑架一事激孙朝忠,营救未果

(6)多种原因促使孙朝忠杀马汉山,并杀CCP

(7)木兰带到西山与孙朝忠公开站在方孟韦一边,木兰死后警察局,两人为掩饰熟识再打了一场架。

  *总觉得每个环节缺了一些圆滑的过度,这儿也不好哪儿也不好


4、情感落定与再次分别

币改至结尾

  这一单元,孙朝忠原是计划承担下币改的所有后果,无意让方孟韦牵扯进来徒增人命。实际上,再坚强的人,闯进一条绝路,难免怀疑。方孟韦就吊着他。等到了方孟韦也卷进币改,大街小巷地杀人,俩人就互相吊着。

  *乱杀人不好啊喂。

  做了这么多事,留在CCP的治下一定不会好过。方孟韦当然不愿意再丢孙朝忠一个人,孙朝忠说服了他——并不是劝他去享乐,是让他想想明天——一个人留在山谷,一个人去爬坡。两人却是一体的,做一件事情。


5、孙衡钧与孙朝忠

  他们是一个人吗?方孟韦分得清楚。

  结尾的两枪,或许解决这个问题了。


 三、剧情

  并没有什么剧情。写得像文献综述。

  不不不多亏原著。但是真的没有什么剧情(x

  废话这么多,两个不满意——这儿和那儿。但是我真的不想修文了。为毛写的时候没有以上这些提示呢,为毛不能写前大纲呢,反复大修伤筋动骨。


  啊,欢迎讨论,就不要转发啦233。这只是一封质检报告。

07 Jan 2017
 
评论(11)
 
热度(18)
© 五里雾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