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昭充】一个弑帝的段子

*一半是编的


  曹髦忌大将军司马昭跋扈已久,愤出永宁宫,拔剑欲与大将军昭同归于尽。

  中护军贾充整兵防备,相与厮杀。军前成济者,颇武勇。受贾充“司马公养汝何用”所激,执矛趋进,反杀曹髦。

 

  天子崩,大将军司马昭召集应对。尚书仆射陈泰劝大将军斩贾充以谢天下。

  大将军一语驳回,请思其次。

  陈泰言:“弑君之罪,只有更进,没有其次。”

 

  大将军不欲多言,谓左右:“今上忤逆不孝,意图弑母。闯至南阙,逢中护军阻拦。刀枪无眼,伤及銮舆。医治不及,大行宾天。幸而太后玉体毫发无损,贾公闾有护凤仪之功。”

  左右唯唯称是,陈泰哑口无言。

  大将军又言:“大行皇帝不孝弑母,自有宗庙惩戒,废为庶人。成济何者,领兵犯上。弑王之罪,宜诛三族。”

   成济不肯就戮。袒衣登楼,仰天大骂:“谋汉叛魏司马犬,栽诬欺世禽兽人。”

  贾充但笑,温言回道:“公行一大善。生有余,可死矣。”

 

  成济受诛,连延父母子族。魏都洛阳人心浮荡。大将军召贾充至府邸,责曰:“以卿之机变,事态缘何急遽至此。”

  贾充退步,跪而对曰:“急遽如何,缓进又怎样。天下唯能者得之。高贵乡公德才不符其位,或早或晚,终有一日。”

  大将军不语。

  贾充补答:“自正始以来,世事无多悬念。明公亦堪破天下趋势,何必踌躇。”

  大将军徐徐:“卿熟谙律令。目无君臣,冒犯天威,冲撞圣驾——论及魏律,当斩首弃市。”

  贾充笑而拜道:“臣谢明公,保臣性命。”

  大将军挥袖:“不必谢。要谢,当谢陈泰识相。当谢朝中无人质疑‘高贵乡公之忤逆亲长,加害太后’。”

  贾充伏地:“臣谢明公金口定案。排除异议,震慑群臣。”

 

  大将军示意贾充起身。随二人踱步,屋内气息流动。大将军轻叹:“若朝中有十个八个陈泰、司马孚,我便有意护短,公闾,你也非脱一层皮不可。”

  贾充答:“臣知。”

    大将军定身:“你不知。天下未定,时机未备。诛曹髦无非废旧立新,换个曹家子孙坐那把椅子。又何必冒九族之险,图那曹髦的性命。”

    贾充道:“高贵乡公欲对明公不利。”

    大将军冷笑:“那又如何。足不出宫掖,手不挽刀弓,毫毛未褪的竖子,能奈我何?”

  贾充低头:“臣此生立志有三。其一,是护大将军贵体无虞。其二,是助天下宏图之业。其三,是基业传承、天祚永续。就算高贵乡公天潢贵胄,危及其中之一,亦不可忍。”

 

  大将军叱道:“愚不可及。若因此身首异处,何来其二其三?”

  贾充又拜:“臣充,不做纯臣,不做忠臣,不做贞臣,只做劳臣。”

  大将军微愣,怒而诘道:“史书便只能记下你贾公闾,是贰臣,是亵臣,是僭臣,是幸臣。”

  贾充缓缓抬头,正视眼前之人:“臣奉明公。刀笔由他,此生不贰。”


06 Oct 2018
 
评论(3)
 
热度(6)
© 五里雾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