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封神演义】(望/王)新世界

*藤崎龙漫画版《封神演义》。

*伏羲=王奕(望/王)清水向。

*全员剧情友情向。都是编的。


目录 -1- | -2-


(2)


  王天君,在和太公望融合之前,时常陷入恶意的泥沼。这是由自我悲怜而引发的仇恨。

 

  他本是元始天尊座下首席弟子,与杨戬那个半妖做交换,被送到金鳌岛。脱离了世外桃源般的昆仑仙境,在窒息的世界里,处处是诡谲的妖怪仙人、嗜血的怪物。

  他被边缘,被恐吓,被囚禁。漫长的时光中,只有黑暗和幽寂与他为伍。王天君抛弃了昆仑山吸风饮露、锻体练心的修行,完全走上了妖怪的修行方式。他憎恶每一个人。元始天尊,那个精于厚黑、诡计多端的老头子。还有通天教主,他的冷漠刻薄,自我中心。至于杨戬,哭哭啼啼的小孩,偏取代自己获得昆仑山的全部宠爱。

  王天君离开昆仑山的时候,十二仙没有一句暖言。来到金鳌岛后,十天君以及他们的跟班喽啰,像看展览品一样围观他——落入妖怪世界的珍惜物种、格格不入的人类,伶仃又脆弱。蚂蚱精、猪精、柳条妖、茶壶怪,一个个鼻涕唾沫喷在他身上,伸长了奇怪的爪子去摆弄他。

  王天君攒起法力试图报复,却发现,灵魂分割之后的他再无法使用仙人法术了。到头来,他只能浑身腌臜,被通天教主锁在钢条牢内,美其名曰“保护”。

  实则监视和嘲弄。

 

  牢中不知年月。他用指甲刻字,指甲磨平了就用手指和血。他精神残破,肉身衰弱。妲己趁虚而入。狐妖妲己,心比海深,计多且毒。她想在金鳌岛内寻求盟友,便以怀柔手段取得了王天君的秘密——他的灵魂可分割。狐妖将这半片灵魂又分为三份,三分之一放回王天君体内,另三分之二作为要挟握在手中。

  “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你的人是我。”妲己将他抱在膝头。这个曾经叫王奕的仙人,他人类的特性愈发稀薄,愈发像妖怪了。妲己柔声:“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。作为回报,你也永远都是我的。”

  “随你。”

  王天君累了。干脆就此堕落吧——放弃逃出金鳌岛,永远不再想着回到昆仑山。他要在金鳌岛求得生存。他要像无数妖怪一样,吞食其他妖怪的肉体而活;像强大的十天君一样,残杀并获得同类的元灵以提升自己的法力。从此往后,他没有朋友,只有仇人。万物都是他的垫脚石。终有一天,他要跻身最强大的妖怪仙人行列,剁碎嘲笑他的妖怪,杀光伪善的仙道。

 

  当一个人激起自己对万事万物的仇恨,邪力便与日俱增。就在剑走偏锋的修行中,王天君发现,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有无与伦比的潜能。他的血如强酸,他的指甲似匕首,他的身法可以比风还快,他可以凭意念创造出异维空间。他意识到自己已如此强大,囚禁他数年的铁屋也不过烂草屋。他轻轻挥手,铁栏杆化为齑粉,瞬间坍塌。

  王天君吃掉了曾在他身上吐唾沫的妖怪,挖掉了围观他的眼睛。王天君向金鳌十天君挑战,杀死至尊,其余九人俯首帖耳。王天君曾经是昆仑山的首徒。骄傲与仇恨,驱使他坐定金鳌岛的头把交椅。

  他还要将通天教主以及闻仲踩在地上。

  ——等等,不着急。

  妲己告诉他,在此若干年中,通天教主已经元气大伤。至于闻仲,还有利用的余地。

  也罢。王天君想,以闻仲和妲己在人间界的作为,足以引起昆仑山的抗议。倘若昆仑仙道要对闻仲和妲己出手、向金鳌岛挑衅,他王天君就可以趁这个机会,将昆仑山一锅端了。

  复仇和诡计是王天君存活的养料。他几乎将王奕忘却了。幸而,灵魂的破片用疼痛提醒他,寻找、寻找、寻找……

 

  太公望读过王天君的过往,就在他们融合的刹那。说“读”未免太随便。太公望将幽暗的监牢、指尖的麻痹、血腥的残肢、还有咀嚼妖怪尸体时嘎嘣嘎嘣的脆劲儿体验了一遍。这段过往异常生动,身临其境。以至他日后不得不经常晒太阳,压住喉头泛起的腐败、刺骨的寒气。

  太公望擅长装傻。表面大而化之,实则沉默于心。王天君是一个攻击型选手。太公望绝对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,用“过去的都过去了”之类不软不硬的屁话安慰王天君。太公望知道,这类隔靴搔痒的词汇,只会踩了王天君的尾巴。

  日光正好,适合睡觉。

  静得可以听见血液鼓动耳膜。王天君最耐不住安静。他奚落:“你居然哭过。”

  太公望没搭茬。

  王天君扎着太公望的灵魂:“别睡了。找点事做。”

  太公望眯眼:“世上有一半的麻烦,缘于多事。”

 

  王天君更受不了眼下和太公望面面相觑,无言以对。他没话找话:“你有没有想过,女娲消灭、地球的命运也还给地球了,我们可以不用共用躯体做王奕了。”

  太公望睡眼惺忪:“什么意思。”

  王天君哼:“桃子,我要吃吐了。再睡下去,我要运动神经萎缩。反正我们的灵魂聚合随意。就像你曾经投到羌族小孩的身体里。我也可以再找一具肉身,钻到他身体里。我爱怎样就怎样。”

  太公望说:“莫名其妙。”

 

  王天君把太公望踹醒。后者不情愿地伸懒腰,倚着树干耷拉脑袋。王天君看天空,说:“你该知道的。再不济,申公豹说的话你也听见了。仙界,眼下对王奕的态度,可不友好呢。”

  太公望搪塞:“道听途说。”

 

  王天君说:“你脑子比嘴清醒。干掉女娲之后,王奕也没用了。王奕,伏羲,作为最初的人,超越于地球,存在于这个世界也是鸡肋。”

  “唔。”

 

  王天君冷声:“别装傻。经历女娲劫难的仙道们,生怕伏羲成为下一个女蜗。更何况,伏羲的能力,凌驾于地球生命太多。叫他们如何不恐惧。”

  太公望问:“你会变成女娲,为所欲为吗。就像在金鳌岛,看谁不顺眼就扔到红水阵里?”

  王天君沉默片刻,说:“我现在看你挺不顺眼的。”

  太公望笑:“因为老是睡觉和吃桃子?”

  王天君说:“以及不让我找个肉身钻进去。”

  太公望平静:“既然已经融合,就不要分开了。”

 

  两个灵魂共有一个心跳,听在耳里漫不经心的话,轻得像是陈塘关飘来的炊烟。王天君找不到话来回答,闭上眼睛,太公望的往昔没顶而来。他已经看烂了,毫无新意的故事。故事里的太公望始终站在光里,这是王天君的眼睛永远不习惯的。王天君腹诽过许多次。为什么另外半片灵魂,偏偏是太公望——神经大条,好吃懒做,狡诈得令人发指,却悲天悯人。

 

  太公望说:“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。你是我暗的一面,我是你明的一面。封神计划,是由我们共同所为。被我双手杀死的人,我已经正视了。你所有的遭遇,都是我的一部分……”

  王天君打断:“别说这么煽情的话。”

  太公望说:“我们按照王奕来生活吧。或者,伏羲。”

  王天君说:“伏羲是不属于昆仑山的。漫长的时空,埋葬亲友,一个人也义无反顾。哪里像你,眼看生生死死,躲在拐角抱头痛哭。”


  太公望挠了挠脸,他伸胳膊指着天上的云,云里飞过一只三条腿的喜鹊。王天君捶他,说他胡扯八道。太公望撒谎也不争辩,无赖地笑了半天。地上掠过纱帘般的影子,云被风吹走了。湛蓝湛蓝的天空,遥远的宇宙,或许有一片尘埃来自始祖的星球——伏羲的故乡,一颗失去光泽,碾碎了的珍珠。

 

  武吉和四不像搜索王奕的工作没有成功。尽管申公豹给了他们提示,可是两人依然破解不了王奕的异空间。四不像请求申公豹帮他把主人揪出来。申公豹推搪说,自己又干不过王奕,不想去触他霉头。四不像急得泛出泪花,申公豹笑说:“你们知道他还活着不就行了么,干嘛非要把他揪出来?”

  武吉说:“求他做我师父。”

  申公豹说:“拜师还是找别人吧。他呀,仙界人界无处收留,只是一个多余的怪物。”

 

  远古的怪物伏羲,喝了点水酒。闭眼又睁眼,一场梦。时间对他而言,比尘埃还要细散。梦里有他小时候,妹妹和故乡。梦里也有最初的地球,以及同伴们。同伴们以异乡为家。为了让地球摆脱死寂,他们义无反顾用自己的躯体,为这颗星球创造生机。

  “伏羲,你要留下来。”

  “女蜗有私心。恐怕会趁我们消失之后把控一切。你留下来,约束她。”

  话毕,同伴以身祭了地球。

 

  伏羲对妹妹,曾怀有温柔的感情。可妹妹依然如小女孩般任性。她握着伏羲的手腕,说:“往后,我们按照故乡的方式安排这个世界好不好?”

  伏羲说:“海里已经出现微生物了。很快就会有高等生命。把地球交给他们,不好吗。”

  女娲说:“地球是我们的花园——我要把它造成我喜欢的样子!”

 

  女蜗执意将地球当橡皮泥随意玩捏。随意见分歧,兄妹感情也难免耗尽。伏羲和女娲大吵出口。女娲以毁灭世界、同归于尽逼迫伏羲顺从自己的意见——她的确狠得下心。她当着伏羲的面在西伯利亚大陆丢下了一颗巨石。爆炸震得地球偏离轨道两角秒,大陆上草木鸟兽尸骨无存。

  伏羲无言,他忍耐。沉默是分道扬镳的开始。

  命运也注定了伏羲的一生,尽是为他人掘墓。

   伏羲目睹了同胞消亡,也目击无数生灵死在女娲的破坏中。他扬手,掀起沙尘为他们殓尸。他冷眼看着女娲将地球这个巨大积木推到再建,冷静地设计出一套封神计划。他收集地球上灵力出众者,杀死肉体、将其灵魂收入台中,作为自己展开太极图所必须的能量。

  地球历经劫难,终于从任人摆弄的悲哀中解脱出来。伏羲消灭了亲生妹妹。旧秩序被打破了。历史不再是单线程,而是充满分枝与不确定。历史的主宰,归于一切地球的生命。未来,希望或者灾难,全凭他们自己。

 

  春暮,桃花凋零。睁开眼睛,伏羲听见风的声音。是镐京吹来的风。风过原野,万众悲鸣。一代英主武王薨,嫡子成王继位。邑姜的儿孙,与太公望有渊源的羌族的血脉,在周王室血管里传延。十年百年之后,伏羲将同今天一样,为他们送别。

  树荫成翠,天地一人。

 

  昆仑山3的修复很成功。为了维持昆仑山运转,云中子耗尽体力变成了干尸,在水里泡泡,又恢复原状。与此同时,太乙真人研制“灵魂代用躯体”,取得革命性进展。太乙真人用仿生材料模拟细胞,又将细胞搭成躯体。说白了,这项技术跟曾用在太公望身上的假肢是相同的原理。

  杨戬和燃灯,将大量“代用躯体”放在黄巾力士上,驾驶它们飞向封神台。

  杨戬说:“若灵魂能够重回肉身,他们就可以自由行动了。也不必担心灵魂脱离封神台太久,会魂飞魄散。”

  燃灯点头:“战争中失去的伙伴们能够回来,仙界的战斗力也能增强。”

 

  谈话间,一行人到达封神台。黄巾力士降落在巨大的圆形台面上,圆台四周漂浮着六十四个橄榄形的柱石。元始天尊袖手而立,迎接杨戬和燃灯。三人问候过后,元始天尊派遣黄巾力士把“代用躯体”送给每个魂魄,又留燃灯和杨戬说话。

  元始天尊说:“封神台作废之后,恐怕,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地方可去了。”

  燃灯说:“哪里。仙界诸事还有赖你出力呢。”

  元始天尊摇头:“新的秩序已经落成。年轻的世界,你们是最合适的领导者。”

  杨戬说:“那干脆成立一个退休委员会好了。”

  元始天尊笑:“恐怕没几天,你们就受不了我们这些啰里八嗦的老家伙了。”

 

  谈话之间,封神台顶风云涌动。灵魂们重新获得肉身。摩拳擦掌、伸胳膊伸腿,几乎每个人都在做兼容性测试。闻仲和黄飞虎就地练起摔跤,赵公明在检查自己是不是双眼皮,张天君重排玩偶戏。纣王找到了自己两个儿子,抱作一团。

  云雾飘散,昆仑十二仙聚集起来,走向封神台中心,围绕在元始天尊旁边。正对的另一边,是金鳌的几位天君与通天教主。殷洪殷郊一左一右跟在纣王身边,文王姬昌带着伯邑考和姬发。封神台上,对家相见不是第一次。然而这一次,重获肉体的诸人面对面,心态明显又不同了。

 

  元始天尊咳嗽:“在打开封神结界之前,有必要再重申一下新世界的规则。

  “第一,干涉人间界乃是大禁。”

  “第二,妖仙与道仙皆服从昆仑律例管束。”

  “第三,犯上二律,肉体消亡,神魂湮灭,永不托生。”

 

  认同上述约定者,需签字画押。画押之后,便可以告别封神台——这无异于刑满释放,人身自由。不出多少时间,一张条约按满了手印。天空中到处是飞翔的影子,封神台也越来越空旷。

  昆仑十二仙没有着急离开。他们送走了死敌或者难友,告诉他们,过去的恩怨已经翻篇。

  “希望大家都能和平相处。”普贤说:“不要再有纷争。”

  有分歧就有斗争,和平是异想天开。不过没有人戳破普贤的话。

 

  燃灯看向诸人:“封神台也该毁了。少了这个法宝,王奕便没有后备能量池。集合我们仙道的力量,能和他匹敌。”

  杨戬说:“我始终不认为,王奕会走上女娲的路——滥用他始祖之力,成为地球的敌人。”

 

  玉鼎叹息着解释:“燃灯从来都做最坏的假设。有些话有些事,只有他做得出来。美其名曰,有备无患。”

  道德攥拳头:“万年前,王奕出现在昆仑山说出女娲的祸害。他目睹生灵涂炭却未曾出手,真让人不爽。我差点打爆他。燃灯,那时候你第一个站出来说,要加入他的计划。”

 

  燃灯说:“我只是习惯性理智,不让决策被情感左右。其实当时我是有疑虑的。也怀疑女娲是否如他所言真实存在,更谴责他对生灵的无动于衷。转念想想,若质问他,以王奕神秘的行事风格,定不会坦白。不如加入他的计划,监督、了解他的用意。也是算一种蛰伏。

  “时至今日,出于对太公望的友谊,大家对王奕或许产生了好感。诸位,请跳出感性,冷静想想:女娲时代,我们被那个女人玩弄于股掌。战胜女娲,很大程度归功于王奕的计策。可谁能说清楚王奕的心机——他是不是利用我们消灭女娲,好把地球引入‘伏羲时代’?

  “谁能证明,现在的万事万物,不是由他操纵的呢?”

 

  普贤温声说:“燃灯,我想你多虑了。如果你真的怀疑王奕有操纵地球的野心,为什么不找到他,和他谈谈。”

  燃灯抿嘴,眼神尖锐:“你们见过说真话的太公望吗?遇到过坦诚的王天君吗?这两个家伙,真代表王奕的典型特质。过去王奕在元始天尊座下,可谓矜高。除非他主动说,否则别想从他嘴里掏出一个字。”

  杨戬调停:“我想,燃灯的意思是,我们对伏羲其人了解太少,不能放任轻信。鉴于他实力强悍,从地球秩序平衡的角度,我们必须防止他如女娲一样妄为。”

  燃灯说:“不错。”

  杨戬又补充:“但同时,我们也不该放弃和他沟通的机会。按照普贤师叔所说,彼此了解,可以避免很多误会。也许伏羲——王奕他,真的没有主宰地球的念头。”

  普贤点头:“对。我们不该以恶意去揣度任何人。”

 

  杨戬诚恳地征询众人意见:“两位说的都在理。我们不妨做两手准备。”

  玉鼎道:“按照燃灯的意思,无非是限制和监视王奕的力量。这与普贤的意见不矛盾。我们也有必要寻找他,了解他在想什么。”

  道德咧嘴:“王奕那小子体内虽然有一部分太公望。不过他王天君的部分,真叫人不知道怎么应对——”

  普贤坚定:“我会去找他。燃灯,你不反对吧。”

  “无所谓。”燃灯耸肩:“封神台要毁。对待王奕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

  封神台的外形酷似一座拔地而起的火山,质地如同坚硬的玄武岩,阳光照耀下闪着淡青色的光。元始天尊双手结成符印,默念咒语解除了它的结界。封神台流离的光彩消失了,山体逐渐变成灰黑色。与此同时,封神台的重力开始衰弱,台顶诸人站立不稳,凌空飘起。而巨大的山体,在初步崩塌之后,加速向下界坠去。

  “不好,会坠入人间!”燃灯大喊一声,祭出盘古幡,用浮力托起了巨大的封神台。杨戬用六魂幡兜住诸位仙人,如同巨大飞毯,使众人平安悬在空中,不受盘古幡的影响。

  “看来只好将它化成粉末了。”燃灯大喝一声:“重力万倍!”

  即便解开了封印,封神台也不是普通的山。他是伏羲用故乡的岩石,以法术锻造成的巨形器皿。其作用无疑是收集具有灵力魂魄,给太极图供能。因而这座大山,会和伏羲有超越空间的联系。在燃灯的攻击下,封神台并没有如预想般压成粉末,而是反弹地腾起一张金光阵法,边缘八卦转动,煞是凌厉。

  燃灯左手聚力,疾地汇出一道“气”破空而出。长虹一般,正中金光阵法的中心,红与金绞成激烈的漩涡。燃灯发力,击破了八卦阵。破碎的阵法,如金黄色的琉璃剥落。紧接着就听见封神台轰隆隆巨响。

  元始天尊捻胡须:“昆仑山暴力美学代言人。”

  “啰嗦。”燃灯手腕摆动,又一握掌,将封神台彻底炸崩。燃灯又转向杨戬:“建筑废料,交给你了。”

  厚重的岩石,魂魄的容器,远古的法宝。杨戬撒开六魂幡,天昏地暗,苍穹为之哭泣。飞沙走石,在黑色幡幕包围的刹那,归为无有。

 

  “我也该去找他了。”普贤说。

  “替我们揍他一顿。”道德说。黄龙、文殊等纷纷附议。杨戬也说:“麻烦普贤师叔也替我教训教训他。否则,实在无法咽下这口气——始祖,弄出这么多该死的恶作剧,该让他长长记性。”

  慈航笑说:“行了吧。我记得普贤从来没有主动约架的经验。”

   

  摧毁封神台的时候,高处的空气因为激烈的斗法而紊乱。王奕在给农民当牛做马,他用双肩拉犁耙,把地翻了一遍。回头,就准备往坑里撒桃核。风是他的使者。王奕侧耳听风,眯了眯眼,嘴唇还是挂着无所用心的微笑。

  “真是戒备呢。”王天君说:“地球生物对域外物种。”

  太公望说:“你金鳌,我昆仑的时候,我们还互相戒备呢。”

  “呿。”王天君卸了犁耙,把太公望拖到田地外面。表面看来,这家伙像是左右互搏,自己跟自己闹别扭。王天君走到一块坡地,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点了一下,水幕一样的空间墙缓缓落下。

  

   普贤真人走到坡地,自言自语:“奇怪,刚才还在这里。”他晃了晃太极符,检测周围时空的曲率。太极符蹦出一个数字。普贤笑道:“果然还在这里。”


12 Feb 2018
 
评论(2)
 
热度(19)
© 五里雾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