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封神演义】(望/王)新世界

*藤崎龙漫画版《封神演义》

*王奕(太公望/王天君)清水向

*全员有,剧情向全年龄

*都是编的


(1)


  历史的道标崩塌了。商周易姓革命,人间界归为安宁。仙人们纷纷退回九霄云外,不再显圣。这一切的变动,大震荡甚至大决战,普通人类甚少察觉——他们不知,自己曾经是女娲股掌上的玩偶;他们也不知道,昆仑山和金鳌岛在这场决战中倾其全力,以几乎覆灭为代价,换来了人类命运的自由。

 

  最初的人都消失了。女娲被伏羲的钧天狂拳打成了漏勺,伏羲被女娲掐住喉咙同归于尽。百万年前,他们从外星来到地球,原计划在地球再现他们的母星。百万年里,毁坏与重建。可惜母星复制未遂。跨越宇宙,幸存的几个不死之身也在分歧中逐一死去。

 

  杨戬当上新任仙界教主后,按照仙界千百年的规矩,应时召开仙人大会,裁决仙界纠纷、商讨重大事务。这是战后第一次大会,与会者寥寥。仙人与妖怪仙人围着一个圆桌,将将坐满。杨戬抛砖引玉,说了流程上的话,无非是要搞好灾后重建之类口号。他接下来,就请大家建言献策。

 

  张奎说:“在‘昆仑·金鳌合并公投’中,妖怪仙人没有造反。”

  云中子说:“‘昆仑山3’已经竣工。即将投入试运行。届时能够为大家,包括妖怪仙人们提供更舒适的生活环境。”

 

  张奎双手抱着头:“但愿吧。不过大家都在金鳌岛野惯了。昆仑山规矩忒多。”

  云中子说:“按照以前的住房标准,只有仙人才允许居住于‘洞天’。现在人口减少,所有仙道都能各自拥有一府三洞、桃源世界。”

 

  直白说,就是仙人减少了,活下来的随便划地造房。道行真人听着听着,忽然想起死去之后、魂魄飞到封神台里的同伴:“封神台在女娲之战中解放了。可惜里面的灵魂,还是只能待在那里。”

  杨戬补充:“听说元始天尊已经把封神台改造为‘神界’,专门收留灵魂体。当人间界出现困难的时候,我昆仑仙人不便出面,‘神界’的灵魂体可以去排忧解难。”

 

  燃灯敏感反问:“神界这番职能设定,算是干扰人类命运吗?”

  杨戬说:“得问元始天尊了。”

 

  燃灯又说:“既然仙界花了这么大的力气,才肃清了操纵地球命运的女娲。我认为,从今往后,不应该有任何力量凌驾于人间——不但仙道不再干预人间进程,灵魂体也不应该干涉人间。”

 

  道行皱眉:“如果人间又出现纣王这般暴虐的君主怎么办?看着人间的大惨事,或者水火地震和战争,见死不救么。”

  燃灯说:“不救。那是他们的世界,蕴藏着他们的全部因果。宿因业报,环环镶嵌。天上的我们,有什么理由干涉。全部放手,让人类自担祸福、在跌打中决定前进道路。”

 

  燃灯又补充:“关于‘神界’的定位,我会和元始天尊谈——不要干预人间。封神台这件法宝,既约束里面的灵魂,又给灵魂赖以存在的空间。但是,灵魂若离开封神台太长时间,也会魂飞魄散、投入轮回。”

  杨戬想到师尊的灵魂也存于封神台,迅速反问燃灯:“假设,仅仅是假设,师尊去人间界排忧解难,时间过久未归封神台,那么他会……”

  燃灯说:“没错,灵魂会彻底消失。或者说,转世投胎。”

 

  杨戬吸气。在坐所有人,均有至亲或好友寄居在封神台,都不约而同吸了口气。

  燃灯,显然想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,他又转向两位发明家:“太乙、云中子,有没有一种办法,能为他们重塑躯体,重归仙人行列?”

 

  太乙惊问:“重塑躯体?亏你异想天开!他们的元身已经死去了。”

  云中子说:“燃灯,重塑躯体可是闻所未闻。你脑袋一热,可别拿办不到的事情,来消遣我们。”

 

  燃灯说:“绝非办不到。这世上就有一个人成功了,他在丧失元身之后,魂魄重入另一个躯体。”

  众人问:“谁。”

  燃灯说:“王奕。”

 

  冷场之后,张奎打哈哈:“那是例外。莫不如说,世上没有人能够向他那样有丝分裂。再说咯,太公望被喜媚封神,躯体是死了。可他还有个备用的王天君。”张奎突然觉得,表述完全跟不上思维,他胡乱总结:“那只骡子根本不是地球人。”

 

  燃灯说:“太公望的肉体是个死去的羌族小孩。王天君的肉体是王奕。王奕的灵魂是最初的人——伏羲,王奕的肉体却是地球人。”

  “停。”几乎所有人制止了燃灯的绕弯子:“越描越糊涂。”

 

  杨戬,作为仙妖两方新任教主,及时发挥阅读理解的作用:“燃灯,你的意思是:太公望肉体死后,灵魂重回新躯体。照这个原理,师尊、父亲,还有十二仙等等的灵魂体应该也可以回归肉体。”

  燃灯说:“正是。只要给他们仿造一个元身。”燃灯把视线投向太乙和云中子:“试试吧。封神台只是个法宝而已——它不会万古长存。它总有倒塌的那天。等那一天再面对灵魂体的去留转世,还不如早想办法。”

 

  一想到有朝一日,师尊或许能重回昆仑,杨戬隐隐期待。道行或者太乙,谁不渴望见到自己的师兄弟迎面走来,在这天地间自由驰骋。张奎,一想到闻仲又能在仙人界大展身手,更是心花怒放。

  对于燃灯的提议,众人默认通过。

 

  待到诸人收回思绪,杨戬又想起来:“女娲战后,太公望师叔还没有下落。他是死是活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
  “四不像和武吉不是去找他了吗?”

  “毫无头绪,下落全无。”

  “那家伙又在玩什么伎俩,或者懒得参与仙界重建所以躲起来。”

 

  七嘴八舌议论间,燃灯应声打断:“不要想他了。当他死了。”

  嗡嗡声戛然而止。

  他死了,三个字。燃灯说得那么确凿,异常严肃。燃灯又强调:“后续重建,还有新世界的创造,永远不要想到他。”

  杨戬匪夷所思:“蓬莱岛打擂台的时候,灵魂明明飞出去了,燃灯却你说他没死。如今,他打败女娲,消失在硝烟里,依然有活着的可能性。燃灯,你为什么断定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

  燃灯言简意赅:“听我的。”

  “师叔他——”杨戬辩解。太公望是一只蟑螂,断胳膊断腿没关系。内心里,杨戬也不否认,太公望是自己除了师尊最信任的人。杨戬并不愿意接受,这样一个亲近的人的死亡。

  灵魂、肉体,全部消失。一点念想不留,想也没的想。比被封神更残忍。

 

  道行对向燃灯:“你曾经是我们十二仙之首,说出话是有分量的。你今日认定太公望已死,该拿出相应证据。否则,我们必须弄清楚他的下落。太公望——大家好歹师兄弟一场。粉碎历史的道标,百万年的斗争里他没有弃地球于不顾。我们至少,也得给他收尸。”

 

  燃灯叹口气:“你们是不是都没想明白——太公望已经不是那个太公望,诸位认识的那个诡计仙人、偷懒道士,他已经不存在了。”

  燃灯说:“诸位,请早些看清吧!太公望和王天君,能够彻底分开么?分不开。大善大恶、大慈悲大杀戮,都是他犯下的。封神计划就是他的主导,过程中的血流成河,该算在谁的头上?”

 

  太乙说:“封神计划,是王奕筹谋的没错。地球是女娲的积木玩具,他想把搭玩具的人除掉。过程虽然残忍,本意是好的。燃灯,从当初认识王奕开始,你说过,你就支持他。为什么,如今事成,你反而指责。”

  燃灯说:“这不叫指责。我只是请你们看清现实,把太公望跟王奕分开。你们认识的那个傻道士死了。王奕——或者说伏羲,他是女娲同族。他们最初的人飘过遥远时空,降临到宇宙之一粟,蔚蓝地球上。诸位不应该再用对待太公望的感情,去对待王奕。”

 

  云中子说:“燃灯,你总是把事情弄得复杂。你单方面认定太公望死了。奇怪的是,却总对王奕的去向讳莫不明!”

  燃灯瞄向天空:“希望他永远不会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。”

 

  散会。众仙离开之后,杨戬叫住了燃灯:“从元始天尊到你,仙人界的领袖永远都让人费解。”

  “杨戬。仙界的新教主是你。”

  “我?莫不如说是个仲裁者。整合了人类仙人和妖怪仙人,让昆仑和金鳌和睦相处。算了,不提这个了。说说师叔吧,太公望,或者你认定的王奕。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

  燃灯说:“王奕还活着。”

  杨戬轻呼一口气:“果然。他想把自己藏起来不被找到,简直轻而易举。”

  燃灯又说:“你别高兴太早。他是怎么在同归于尽式的攻击中活下来的,我不想知道。王奕这个人,若主观不想死,绝能找到偷生的办法。”

  杨戬说:“我同意。”

 

  燃灯继续:“他死里逃生。杨戬我坦率问你,难道是好事吗。”

  杨戬反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  燃灯说:“那场决斗,伏羲和女娲。全程下来,若换做是你和女娲对决,有多少胜算?”

  杨戬说:“绝无。”

 

  燃灯又问:“那你若和伏羲,也就是王奕对战,有多少胜算?”

  杨戬困惑,皱眉:“他能胜了女娲。论实力,自然是胜我千百倍了。”

  燃灯张开手掌:“看,这就是问题的症结。扪心自问,我也不敢和他硬碰硬。换句话说,以目前所有仙道的力量,加起来都无法与王奕对决。”

 

  杨戬疑惑:“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假设——所有仙道与王奕对决?”

  燃灯说:“很简单。目前这个世界上,已经没有任何方法、任何人能够制约他了。他的实力,以灵魂来论,本就是超神。人类肉体虽是他的限制,不过,他战胜女娲之后,功力也获得巨大提升。这样的人物,如果他背叛全仙道的话——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

  杨戬说:“你这个假设太极端了。以师叔的性子……”

  燃灯打断他:“王天君。我希望你以后在想到王奕时,都带入王天君的形象。这样才有助于你思考判断——凡事只有做最极端的打算、最坏的准备。”

  杨戬语塞。

  燃灯笑了一下:“我都为自己感到奇怪:身为仙人如此刻薄。原始天尊那个老头,其实也是刻薄狠毒的。万年前,我们首次听王奕说女娲对地球进行了无数次毁灭式改造、生灵殒命亿计,都无动于衷。之后许多年里,我们旁观人间变乱与伤亡,印证女娲的存在,并且等待机会。”

 

  杨戬乜了燃灯一眼:“值得佩服。”

  燃灯说:“连妖君的你,都没有把王奕往恶处想。”

 

  杨戬说:“心机,大概是人的第七天性。我以前总觉得自己变身缺些什么,现在明白了。”

  燃灯说:“谁都不希望有那么一天,王奕站在我们的对立面。可是,无法否认,王奕已经超出我们的约束范围。为避免最坏,需提早防范。希望你理解。”

 

  杨戬又问:“我再多问一句:你计划让封神台里的灵魂回归肉体,背后有什么深意。”

  燃灯说:“有。封神台是元始天尊操纵的法宝不假,但它最初是由王奕送给元始天尊,作为灭女娲之用的。”

 

  杨戬又惊:“何解?”

  燃灯说:“封神台和太极图相互连接,前者是后者的能量池。所有封神的灵魂,储存在台子里,就为了给王奕的超级法宝供能,以对抗女娲。”

  杨戬深思:“你要放空封神台,削弱王奕的力量?”

  燃灯说:“这是一方面。如果可能的话,诸灵魂回到肉体,形如以往,则又能增长仙界的实力。试想,封神台里不仅有十二仙,还有闻仲、赵公明、通天教主、黄家父子啊。”

 

  太公望清楚地上有多少桃园。他偷吃太多桃子,以至于浑身上下散发的果汁味儿让王天君嫌弃。不过,王天君没有明目张胆地反对太公望偷桃子。他甚至觉得,太公望带着他好吃懒做,让他体验到此生从未体验过的舒适生活。

  某种意义是在……战后休养。

 

  吃饱后,太公望在陈塘关外的水塘里钓鱼。王天君睡了一会儿,醒了,发现太公望还保持相同的姿势。王天君想动。太公望忍回去,说:“乱晃就拿你喂鱼。”

  王天君偏从他俩共用的身体里跑出来,双脚悬在水渊上方。风挺大的,没把这片灵魂吹走。王天君翻了几个圈,开始训话:“真正无聊的是你。假鱼钩,吊个鬼的鱼。”

 

  太公望盯着水面:“你管我。”

  王天君说:“下饵做套,属我最擅长。该让你领教领教。”

  太公望说:“领教过了。再不闭嘴,鱼跑了。”

  王天君说:“你爱钓鱼,我也爱钓鱼。区别不过是——我真刀真枪,下陷阱用圈套。我不介意什么卑劣至极的办法,只要能钓到我的猎物。然而你,用假饵,心里明明想着猎物,偏要掩饰,也是伪善至极。”

  太公望白他一眼。

  王天君说:“你伪善。我喜欢。”

  太公望丢了鱼竿:“进来吧,要下雨了。”空气湿度没有变化。太公望只是想让王天君闭嘴,乖乖回到躯体里来。

 

  吵架其实也不错。因为这个世界,原本没有人吵得过太公望。

  终于有个贱得势均力敌的对手,可惜是他自己。

 

  王天君问太公望:“有没有过一瞬,或许在刚融合的时候,你因为仇恨我,而恨自己。”

  太公望说:“有区别吗。你和我。”

  王天君大笑,笑得太公望颅脑地震。

  太公望说:“我恨我。”

 

  四不像和武吉一直滞留在人间界。他们没有放弃搜寻。太公望不胜其烦,他只想做一个种桃专业户,丰收的桃子就生产新型果酒。

  王天君问:“过去的朋友们,你一个都不理会?”

  太公望说:“武王、姬旦、邑姜。还有刚才,陈塘关夫妇。谁说我没理会?”

  王天君说:“都是些人类。怎么了,没脸去见你的仙道朋友了?”

  太公望说:“怕你被追着打。”

  王天君笑道:“哦,那还得感谢你保护我了?”

 

  他飞到一棵树上,树冠茂密,枝条茁壮。他膝弯勾在树枝上,倒挂着,闲看四不像载着武吉在广阔天地里做着无用功。他的法力,已经超越凡人乃至仙道甚多,哪怕不用宝器,都能随意施法术。灵魂的融合,女娲之战中实力升级。以及地球之母救下了濒死的他,重构了他几乎损坏的肉体。

  倒挂在树上的家伙自言自语,一如既往骡子般的口气:“王奕没有朋友。”

 

  大气里电离层扰乱。叶片不安地骚动。王奕从树上跳下来,看见骑着胖猫的申公豹。

  申公豹说:“我们还欠一场比试。”

  王奕哼:“不想打。”

  申公豹举起他烟花棍子一样的法宝:“不管你什么模样,都这么欠揍。”

  王奕定睛回望。

  申公豹最终还是没有催动雷公鞭。申公豹当然知道,对面是个认真不起来的人。王奕,他综合了太公望和王天君的所有恶趣味。王奕的坐标上大概只有两个维度:逗你玩和要你死。

 

  申公豹说:“这场对决就记在账上。希望你一直活在这个世界。”

  王奕说:“你只不过喜欢看我的热闹。”

  申公豹说:“因为你有热闹可看——王奕,不管你多么假痴不癫,新仙界的事情,你不会毫无感知。仙道的新领袖、封神台的动向……”

  王奕斩钉截铁:“与我无关。”

 

  申公豹笑道:“你从不把我当做敌人,仙界没有任何人,能够做你的敌手。王奕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敌人是一件可怕的事情。”

  王奕问:“要吃桃子吗。”

  申公豹说:“别岔开话题。你真的不打算回仙人界吗。这世界上,很多误会始于微末。”

  王奕说:“吃饱了就快走。别耽误我养老。”

 

  申公豹被王奕砸来的桃子冰雹轰走了。

  王天君问另一个魂:“王奕没有朋友。太公望,你呢。”

  太公望怼道:“别问这些无法挽回的废话。养老——养老了!”

 

  所谓养老,就是好逸恶劳,在树荫底下睡个三天三夜。因为灵魂融合,从母星开始至今的记忆在王奕的灵魂里复苏。在王奕亿万年漫长的生命中,无论太公望还是王天君个人苦痛都不过沧海一粟。

  太公望说:“你觉得我会丢开你吗。”

  王天君说:“我一定不是你当初决定同生共死的人。”

  太公望笑:“我也不是你想找的另半个魂。扯平了。”


28 Jan 2018
 
评论(8)
 
热度(22)
© 五里雾中 | Powered by LOFTER